熱詞:精美湘潭 全面小康 全域旅游 歡樂瀟湘
| | |

1

人物介紹:

王躍文,湖南省作家協會主席、著名作家。長篇小說《國畫》《梅次故事》《蒼黃》《大清相國》等作品為讀者所熟知,中篇小說《漫水》曾獲第六屆魯迅文學獎。

湘潭日報社全媒體記者 曾明輝

1999年,王躍文的長篇小說《國畫》一出版便大熱,小說因描繪了一批生存于權力中心和邊緣人物的世相百態,引發人們對相關題材的關注與思考。緊隨其后,他相繼出版了《國畫》《梅次故事》《朝夕之間》《大清相國》《蒼黃》等作品,講述的故事題材,都緊貼現實生活。在民間,對王躍文的評價,甚至不乏“中國官場小說第一人”的稱譽。

然而王躍文始終對“官場”一詞,持有警惕甚至近乎排斥的態度。“‘官場’一詞,實際上本身便是貶義的。”王躍文的說法,在《現代漢語詞典》上找到了依據:“官場,管理階層及其活動范圍。貶義,強調其虛偽、奉迎、欺詐、傾軋等特點。所以,用‘官場’一詞來講述現在的黨政機關,從政治上而言,是不正確的。”王躍文很不愿意“官場小說”這種提法。他認為,官場文學在評論界,并沒有一種正式的命名。從現實的維度看,用“官場小說”概括現在一些描寫黨政機關的小說,也是不準確的。“我不認為小說必須分類。任何類型化的分類,都是對文學的一種矮化。”

到了2015年,王躍文出版了長篇小說《愛歷元年》。不同于過去的黨政機關題材,這部小說轉向了知識分子的情愛敘述。

如同對“官場”一類的標簽詞匯所持有的警覺一樣,王躍文對評論界因此評論的“轉型”話題,保持著知識分子的清醒與冷靜。

“事實上,‘轉型’是個偽概念。對一個作家而言,是不存在轉型的。就如同一個普通人一樣,不同人生階段,所遭遇的事情并不同。作家的感觸更加敏銳,他只是將不同階段對社會、政治環境的思考,用文字的形式表達出來而已。”王躍文稱,“人是多元化的,貼標簽的行為,往往會遏制人的豐富性。”

“與現實相比,小說不過是冰山一角。”

湘潭日報:您最初引起文壇的廣泛關注,源于您的代表作《國畫》。但事實上,您在這之前寫了不少散文和短篇小說,比如說您的小說處女作《無頭無尾的故事》,寫的也是公務員的生活。

這些小說,主要是寫官場之外的八個小時。寫這些黨政機關小說時,您當時仍在政府部門上班。您如何處理好這層現實與寫作的關系?官場小說的寫作,會有一些禁忌嗎?

王躍文:當時我覺得一點禁忌也沒有,這可能與我是個天真爛漫的人有關。工作關系的處理,從時間上看,每天工作八小時,踏踏實實。下班之后,便開始閱讀和寫作。

我肯定不會觸碰政治界限與法律界限,也沒這種必要。我小說中能呈現的,是一個作家秉承藝術良知,對生活的觀察與思考,并以文學的形式來呈現。對我來說,如此而已。

《國畫》出版后,有點爭議。有些人讀了之后,覺得不舒服。我當時就說了,那是他自身的觀念問題,而不是我的問題。

湘潭日報:用文字呈現眼中所見,心中所思。在寫作過程中,您所描寫的機關單位黑暗尺度,與實際的相比,會有多大出入?

王躍文:現實所呈現的問題,比我所寫的還要多。可以說,寫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

現實生活中有很多黑暗的事情,作為作家我不忍看,也不忍心去呈現。這并不是怕,而是覺得很多太殘酷的東西,沒必要用文學的形式呈現出來。文學也沒有必要去和現實比黑暗,比殘酷。這是沒有意義的。重要的是,一個作家對現實的觀察與思考。

若說凡真實的就是好的,那現實生活中還有很多仇殺、情殺的黑暗事件。這遠遠超過作家的想象力。現實黑暗到什么程度,就要在小說中呈現出來?我覺得沒有這個必要。小說沒有必要為了這些去獵奇和吸引讀者。

所謂真實,也是特定意義上去講的。文學應表現有意義的真實,而非自然主義的真實。

湘潭日報:您的小說創作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以《國畫》為代表,包括《梅次故事》《朝夕之間》;第二階段是代表作是《大清相國》;第三個階段的代表作則是《蒼黃》。從內容看,《國畫》更多的是揭示人性的復雜,而《大清相國》更多的是在弘揚人性的美。

王躍文:《國畫》《梅次故事》《蒼黃》,這些反映現實生活的長篇小說里,都是一個作家對生活的觀察、思考與表現。其實在小說里面,揭示、感嘆也好,憂慮也罷,表現的都是對光明與美好的向往。從這個意義上講,我的小說基調或底色,都是向上的。

湘潭日報:這是一種復雜之后的美好,與單純的美好有所區別。

王躍文:《國畫》里通過美好人物的表述,如畫家朋友,包括主人公朱懷鏡有時的反省(他是個邊反省邊墮落的人,這也是這一類知識分子的特點),有對現實生活很糾結的一種思考。

“‘轉型’是個偽概念,人在不同階段,關注的人與事是不同的。”

湘潭日報:去年您出版了長篇小說《愛歷元年》。有評論家認為,從這部小說起,您擺脫了過去的官場小說題材,轉向了知識分子情愛敘述。鄉村中學教師孫離與喜子從底層走向中產階級后,不能忠誠于愛,到最后兩個人經過自我救贖,回歸情感的起點,重啟“愛歷元年”,通過這對知識分子夫妻的故事,牽扯出近三十年中國社會生活的變遷。您怎么看待別人眼里的“轉型”。

王躍文:一個作家寫作,他不可能總是盯著一個題材去寫。我經常會被問到,“你之前寫黨政機關題材,后來寫歷史題材,現在又寫知識分子題材,你這是不斷在轉型呀。”這是一種比較偷懶的提問方式。實際上,這只能說明一個作家所關注的生活,充滿了豐富性、多元性。

湘潭日報:作家的寫作,實際上與他所處不同人生階段的觀察與思考有關。您曾在一些場合提及《愛歷元年》創作的心路歷程時說道,創作初衷是想寫一個知識分子的中年危機。這不是指具體層面上的中年問題,更是孤獨、荒誕、虛無的感覺,在這個年齡階段強烈地散發出來了。

王躍文:這不存在題材積累的問題,可能就是與自己人生階段同步的思考,與轉型沒有多大關系。

現在的我,也到了《愛歷元年》的主人公孫離的年齡階段。里面發生的故事或許與我無關,但心理歷程差不多,感悟體驗也是相通的。

自己沒有到達中年階段,我總感覺“中年危機”是一個不存在的“偽概念”。現在進入中年這個階段也有兩三年了,我感覺自己的心理沖擊是很大的。

客觀地講,到了四五十歲這個階段,生命的盛年走過了一半,一個人的成敗、功過,包括事業,也差不多已經定型了。這時候,人生基本上不可能再來。失意或是得意,在這一階段都會體現出來。

也有一些現實的問題,如父母親的老去,小孩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上下的壓力都很大。再加上事業的壓力,我感覺身邊很多人到了這個階段,都會有一種焦灼感、茫然感,甚至是虛無感、幻滅感。有一種不知道怎么辦、發慌的感覺。我在小說里,融入了我的這些感念與思考。

湘潭日報:《愛歷元年》以一對夫妻的愛情視角切入,但實際上視野很寬,時間跨度長達三十年,把這一時段里中國的社會情境表達出來了。作家諶容的《人到中年》,當時也特別敘述了人到中年這個階段所面臨的現實問題。

王躍文:諶容的《人到中年》也是寫知識分子,寫了她整個一生。我這部小說將中國過去二三十年普通人的普通生活細節,盡可能地呈現出來了。

湘潭日報:您對機關單位題材的把握,成就非常突出。您把筆觸探向人性深處,這與您關注人性、挖掘人性相關。包括后來的作品如《愛歷元年》,也是在人性的基礎上生發出來的,這很大程度上應該來源自獨特的政治觀察視角和人道情懷。

王躍文:我觀察生活,思考生活,并不帶成見。我說的成見,專指過去那些模式化、概念化的一些觀念。比如,不同的社會角色總會被先入為主地貼了一些標簽,教師——園丁,記者——無冕之王,公務員——公仆……

我的小說不受這些標簽的影響,生活并沒有這么簡單,它是千姿百態的。我所寫的,是我觀察到的和我思考到的。

“等我學會用電腦了,就開始寫長篇小說。”

湘潭日報:從時間上來看,從官場小說到知識分子小說,包括鄉土小說、雜文、散文等,顯示了您對不同人事的思考與探索。在藝術上,會有哪些探索呢?

王躍文:我在藝術創新上是一個特別偷懶的作家。但我寫的時候,會盡量把每一句話、每一個標點寫好,做好每一個細節。小說和別的文學作品一樣,都必須要一個字一個字琢磨。

有一次,一個完全不了解小說創作的人問我:“這些小說都要您自己寫嗎?”

我說:“小說必須是自己寫的。”

他又問:“那可不可以列個提綱,告訴秘書你的想法,讓他幫忙呢?”

我還是這句話“小說必須是自己寫的。”

湘潭日報:您的小說處女作《無頭無尾的故事》,是一篇中短篇小說。在這之前,您也有寫一些散文,是怎么轉向長篇小說寫作的?

王躍文:寫長篇小說的想法,我老早就有了。我過去因為在政府機關工作,要寫機關材料,工作壓力很大,所以沒寫。為什么到1999年才開始寫《國畫》呢?

1994年,我在懷化工作,當時我發了個狠心,告訴自己只要把電腦打字掌握了,就開始寫長篇。當時電腦還沒那么普及,用的是四通打字機。調到省政府工作后,辦公室有一臺386打字機能用,當時用天鵝絨的窗簾蓋著,沒人用。我就把電腦打開,嚴格按照指法來學五筆。一開始我練習打字,默打《桃花源記》,從頭到尾打完,差不多花了一個星期。打完以后,我就對電腦熟悉了。

我先寫了一個中篇,《蝸牛》。寫完后,正好人民文學出版社向我約稿,我就自己買了一臺電腦,開始寫《國畫》。

湘潭日報:原來您的長篇小說寫作與電腦有關,這真讓人意料。

王躍文:是呀,寫長篇小說,那么大的工作量,如果一個字一個字在紙上修改,我沒有那么多時間。電腦太好了,極大地解放了作家的勞動力。

當時還有一個小插曲。最初我在辦公室電腦上寫,電腦操作還不很熟練,開篇寫了兩三萬字后,因為一個錯誤的操作,幾萬字一下子沒有了。我當時那個感覺呀,雖然沒有呼天搶地,但有一種呼天搶地的感覺,懊悔不已。于是,我立馬去買了一臺電腦,回憶著又寫這三萬字。后來的文字,我感覺沒有被毀掉的好。這或許,命該如此吧。

湘潭日報:您在湘潭經開區主講的《大清相國》,是不是您的第一部歷史小說?歷史題材的把握,與別的小說相比,是不是更難一些?可以談談您寫歷史小說的一些體會嗎?

王躍文:《大清相國》算是我的第一部歷史小說。歷史小說的難,難在史料的掌握,必須做大量史料閱讀和研究工作。

我平時讀書,讀得雜,基本上史學相關的都會有閱讀,對常識性的史實有所掌握。確定要寫這部小說之前,會集中閱讀幾個月,然后一邊創作一邊閱讀。

湘潭日報:今天您的講課中提到,“所有小說都是虛構的,歷史題材的把握,也并不例外。歷史小說基本上要做到‘大事不虛,小事不拘’。”這個分寸其實并不好把握。從讀者的角度看,有些對歷史感興趣的人,認為這與歷史的出入太大了。

王躍文:這其實是外行話。小說必須虛構,如果是這種外行話,那能把《三國演義》與《三國志》對照起來看嗎?顯然是不能的。

“書讀得雜,更能豐富小說細節。”

湘潭日報:請談談您的文學啟蒙。

王躍文:我從小語文成績還可以,喜歡寫作文。后來在懷化學院(當時的懷化師專)上大學后,成立了文學社,開始有了文學夢想。但當時只是純粹的愛好,僅在校內的一些文學刊物上發表一些作品,或組織一些活動,并沒有去投稿。

畢業后,我進入溆浦縣政府工作,這期間堅持文學閱讀。我自認為是個工作上很踏實的人。很多不了解的人,以為機關公務文章很好寫,只要數字變一下就可以了。但實際上,機關公務文章很難寫。當我慢慢覺得寫材料的工作能很自如地去應對時,我的文學夢想又復蘇了,就開始文學創作。行有余力,則以學文。

湘潭日報:您當時上大學念的是中文系,涉獵廣泛,對文史哲的整體把握很到位。

王躍文:作家必須讀雜書,特別是寫歷史小說,古代人怎么說話,怎么辦事,官制如何,生活起居是怎樣的,如果不讀雜書,根本了解不到。而正史上都是大事,沒有這些細節。

讀雜書非常有意思。讀了后,發覺現代人發生的很多問題,在古代都發生過。史書讀多了,人也會越來越沒脾氣。

湘潭日報:您擔任省作家協會主席一職,平時工作忙,這會不會影響到您的創作與閱讀?您的日常讀書情況是怎樣的呢?

王躍文:我的公務并不多,以創作為主。平時閱讀,有時有計劃,有時沒計劃。有計劃的閱讀,如2015年,我決定重讀經典,讀了將近一千萬字的經典作品。

湘潭日報:您眼中的經典作品,有哪些?

王躍文:像列夫·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復活》,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是我心目中的老三篇。還重讀了《紅樓夢》。也讀了《清史編年》《清俗紀聞》等一些史料。后來我算了一下,《靜靜的頓河》就有140萬字,這一年總共讀了一千萬字吧。

今年的閱讀,是有目的性的閱讀。我一邊進行手頭這部小說的創作,同時為下一部小說做準備進行閱讀。

湘潭日報:您重讀的經典當中,除了《紅樓夢》,其它的都是外國小說、長篇小說。您眼中的經典作品,顯現了您的文化視角。如何看待經典?

王躍文:不,我沒有列舉出來而已。經典是必須常讀和重讀的作品。比如說兒童文學,圣埃克蘇佩里《小王子》很短,我幾乎每年會拿出來讀一次。又比如說《騎鵝旅行記》,是瑞典女作家拉格洛芙的作品,講一個小孩很調皮,精靈對他施了魔法,把他變小了,只有拇指大。他就騎著家里的一只鵝,跟隨一群天鵝去旅行去了。這樣的小說,非常棒。一個作家,各種營養都需要。同時,我也讀一些同文學無關的書,比如古建筑、植物學、鑒古方面的書籍。

湘潭日報:您對植物也很感興趣?這在您的小說中,表述似乎不是很多。

王躍文:事實上,古往今來的作家,在這一塊是特別注意的。人為什么喜歡讀《詩經》,《詩經》里面有很多種植物。孔子就說了,學詩可以多識鳥獸草木之名。

現在很多城里人,除了吃的蔬菜,認不了十種以上的植物。我向來喜歡植物,認識的植物不少,這與我從小在鄉下生活有關。

一個作家,要描述這個世間,但不知道名字,怎么寫?如今城市的小學生寫文章只能寫:“春天來了,樹發芽了,小草綠了,小鳥飛過來了。”什么樹,什么草?他們不知道,什么小鳥呢?也不知道。這樣就寫得不坐實,也就不可能生動。

湘潭日報:您前面提到手頭正在寫、準備寫的作品,請問是什么方面的呢?

王躍文: 正在寫的小說,通過描述一個南方的鄉村的故事,寫中國過去六七十年(從民國到建國后)的社會變遷故事。這類小說其實很多,但我有我的觀察與思考。我的這種時間跨度大的小說,之前還有獲過魯迅文學獎的中篇小說《漫水》。

準備寫的小說,與歷史相關。我最近著重讀的是《清史編年》中雍正王朝的史料。另外一本是《清史紀聞》,它是清乾隆年間同時期日本長崎地方長官中川忠英編寫的一本書,書中記載了福建、江浙一帶的真實生活情況,包括民俗、房屋、用具等,也有配圖。

盡管有人寫過《雍正王朝》,但我還是想寫一本與雍正那段歷史相關的書。怎么寫我還沒寫好,但我想對當時那種政治生態和民間生活的狀況,有一個詳細的了解,再著手去寫。

記者手記

“我有點累,眼睛都睜不開了。我閉著眼睛聽你講,對不起,這不太禮貌。”約定的時間是晚上八點,面前的省作協主席王躍文老師十分疲憊。在這之前,王躍文老師為湘潭經開區的讀者講述了一下午歷史小說《大清相國》及主人公陳廷敬,隨后他成為“簽字民工”,為排成長隊的讀者簽名。而前幾天,他都輾轉奔波于幾地之間。

采訪在他的休息空隙中,“見縫插針”般進行。4月13日晚上8時,王躍文老師休息的房間內,我們開始了一個小時的專訪。

他拒絕標簽化、概念化的評價,有著自己警敏的思考。“人是多元化的,貼標簽的行為,往往會遏制人的豐富性。”

他對百度百科充滿警惕。“百度百科里的信息,是不可靠的。關于我的有些信息不對,我提出修改。結果對方稱,我提出的信息不可靠。”這讓他感到可笑、無奈。

他實事求是,并不多說。在被問及近期熱播的《人民的名義》時,他坦言,

“《人民的名義》我沒看,所以不好評價,不好意思。”

更多的內容,在正文的專訪中都有詳盡的記錄。但一個知識分子的文學使命感,以及對現實的清醒與警覺,在文字之外散發出來了。

>>返回蓮城網首頁

關鍵詞: 王躍文 成見 專訪 主席 觀察
0查看更多推薦>>
查看表情排行>>
| | |

熱門跟貼(有0人參與)

關鍵詞: 王躍文 成見 專訪 主席 觀察

我來說兩句查看更多評論查看全站熱評排行>>

請理性評論、文明發言,勿發布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蓮城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進入論壇 | 收藏本頁 | 返回頂部
  • 承接各類防水補漏
  • 湘潭吊車出租  
  • 政局院內 2室2廳1衛 7
  • 湘潭平安航空
  • 個性化禮品定制
  • 電大源星達駕校歡迎各
  • 大嘴巴食尚餐吧
  • 倉庫出租
  • 提供優質保潔、保姆、
  • 周九喜珠寶湖南大區招
  • 建鑫二期好房低價急售
  • 招聘環衛工人
  • 楚小鴨休閑食品誠尋湘
  • 湘潭廣園物業管理有限
  • 雨湖區政府院內三室二
  • 科大后門大型賓館轉讓
長沙實行限購 湘潭“洼地”效應顯現
大叔33萬爆改直升機成民宿 每天睡夢都在飛翔
  • 天天在室內洗澡 試試室外的?
  • 兩居小戶型 將北歐風玩轉到極致
  • 33平俄羅斯小戶型裝修 超適合單身男士的公寓樓!
  • 不打洞也能搞定照片墻 16種方法get√
  • 會讀心術免水電費 誰都可以免費住的房子?
  • 無懼三胎 牛人把自家100平的房子改成五室
  • 工業與原木風混搭的兩室公寓,有點酷有點暖
《非凡任務》曝光“狠角色版”海報 段奕宏以眼殺人
  • 《超凡戰隊》全球首曝猛料片段海報 速度與“機”情霸氣作戰
  • 《超凡戰隊》內地定檔5.12 ? 迪瑪希首唱好萊塢推廣曲喚醒經典記憶
  • 《非凡任務》公映曝終極海報 四大看點打響“新主旋律”
  • 中國自己的超級英雄?《非凡任務》開啟商業主旋律新方向
  • 南征北戰激唱《非凡任務》片尾曲 “非凡男人幫”打響最熱血主旋律
  • 《熊出沒?奇幻空間》發布“團聚”版海報 闔家觀影享受寒假“最美好團聚”
  • 《熊出沒·奇幻空間》首映上演“熊孩子春晚” ? 熊大熊二獻上全家的“年夜飯”

蓮城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蓮城網”的所有文字、圖片稿件,版權均歸屬蓮城網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蓮城網新聞網的明確書面特別授權,任何人不得變更、發行、播送、轉載、復制、重制、改動、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蓮城網新聞網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蓮城網新聞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視為侵權,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② 本網未注明“來源:蓮城網”的文字、圖片等稿件均為獲得信源轉載資質的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義,請及時與信源的提供發布者聯系。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本站郵箱:[email protected]

青海11选5查询82期